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第1147章 好,很好,爷,就是爷

  第1147章 好,很好,爷,就是爷

  “我怕我长针眼,穿上衣服下来,不要辣别人眼睛。”周千煜说着,转过身,出了房间。

  傅悦挑眉,辣眼睛?呵呵呵了。

  她看过无数女人的身体,自己什么身材,还是心里有数的,不过,她不屑展示。

  她穿上之前脱下来的黑色西装,下楼,周千煜眼睛坐在餐桌前面了。

  她带回来的保温瓶里的食物,也被拿出来,用碗分别盛了。

  白汐准备了三样菜,冬瓜排骨,可乐鸡翅,和番茄鸡蛋,以及一盒单独的米饭。

  刀疤从厨房里面又拿了两只空碗和两双筷子。

  “把饭分了。”周千煜命令傅悦道。

  傅悦知道周千煜是故意想要折磨她,打压她,她暂时还不能和他彻底闹僵,暗搓搓的,还是可以的,只要不被发现就行。

  她拿过刀疤手中的筷子和碗,分了一半给周千煜后,看向周千煜。

  周千煜还是死死地盯着她,眸色很深,但是,她看不出来,他在想什么。

  “够了吗?”傅悦问道。

  “你觉得呢?”周千煜反问道。

  “我觉得你没事找事,吃个饭弄的像是上刑场一样。瘆的慌。”傅悦随便地再给了点饭他,把碗放在他的面前。

  她拿起筷子,也不客气,夹了一大块的番茄鸡蛋,忽视掉他的阴阳怪气,吃饭。

  周千煜锁着她那副不把他当回事的样子,就是觉得有股无名火,

  八个月了,她一直这样吊儿郎当的,又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,让他很窝火,他这么折磨她,好像把力道用在了棉花上,真的,很不爽。

  “喂我。”周千煜命令道。

  傅悦噗嗤一笑,脸上没有掩饰笑意,“你还能更幼稚一点吗?都这么大的人,还要喂?我又不是你妈!”

  周千煜抿嘴。“我是让你服侍,服侍人你不会吗?”

  “还真不会。”傅悦勾起嘴角反驳道,眼中闪过一道厉光,收起了笑容,看周千煜的眼中也很阴鸷,不,周千煜不仅阴鸷,里面还闪烁着精光。

  那种眼神,好像是看一具尸体,而他,就是从地狱而来的撒旦,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傅悦知道自己的生杀大权在他手中,没有想过他会好心放过她,所以,她真的还需要时间绝地反击。

  她夹了一个鸡翅膀,递到他的面前。

  周千煜看了眼距离自己超过二十厘米的鸡翅,冷声道:“你就这么伺候人?”

  “难道要我喂你?”傅悦挑衅道。

  “好啊。”周千煜顺着傅悦的话应道。

  他是被气到了,一直压着无名火,接上她这句话后,其实,意识到自己没有理智了。

  他不能接受傅悦这种分不清性别的人亲他的,更不要说还吃她的口水。

  可是,表象看起来,他很沉着,也很淡定,并且充满了压迫感。

  傅悦露出了笑容,笑容很干,也觉得,周千煜这个家伙,幼稚到不行。

  她喂,行啊,又不是她吃他口水,赏他一口。

  她咬着一整只鸡翅,站起来,手撑在桌子上,慢慢地靠近周千煜。

  刀疤紧张起来。

  他家先生,看起来好像有很多女人,也和很多女人幽会,实际上,从来没有亲过任何女人,就连那位也没有的。

  不知道先生有什么心理阴影,就是不喜欢被女人亲。

  傅悦慢慢靠近周千煜的时候,看周千煜冷冷地盯着她,他的身体绷的笔直,没什么情绪,也没什么感情,好像看她,就像是看机器一样。

  距离他还有十公分的时候,傅悦停了下来。

  因为口中含着鸡翅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我过不来了,你不吃吗?”

  她不说话,口水还流出来。

  傅悦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的,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。

  她就不信,周千煜这样,还能吃得下去。

  哈哈哈哈,她傅爷,就是聪明,有没有?

  周千煜咬牙,也站了起来,按住了傅悦的后脑勺。

  傅悦以为他真的要吻上来,气息直接铺面而来,惊讶的往后退,都想丢掉鸡翅拔腿就跑了。

  周千煜只是咬了鸡翅上的一口,虽然嘴唇和嘴唇很近,但是,确实没有碰到她嘴唇,迅速的松开她,吐出口中的鸡肉,“真难吃,刀疤,我们去饭店。”

  周千煜恶狠狠地瞪着傅悦,冷冰冰地说道,说完,朝着大门走去。

  傅悦就知道,他不可能吃她喂的东西的,就是想要刺激她,让她害怕。

  她傅爷不是浪得虚名的,这种小伎俩就能吓坏她吗?

  傅悦高兴地扬起笑容,得意洋洋的重新拿了一块鸡翅,一边啃着,一边说道:“真可惜,还以为能够吻到周千煜了呢,哈哈哈,真的,真的,好可惜哦,哈哈哈哈。”

  周千煜停下脚步,眼中带着恨意,扫向傅悦。

  她没有吻过他吗?

  原来臭名昭著,作恶多端的她,早就忘记了啊。

  那样别具风格的,恐怖地,带着血腥的那夜。

  好,很好。

  周千煜又返回来,来到了餐桌前,再次的按住了傅悦的后脑勺,傅悦还在懵逼中,脑子没有反应过来,他狠狠地吻到了她的嘴唇上面。

  非常凶狠,而且,生涩,只是猛烈的,压着,那种力道,让傅悦嘴唇发麻,她下意识的,紧抿着嘴唇,眼中闪过恐慌。

  那眼中闪过的恐慌,被周千煜敏锐的捕捉到了。

  无法无天,嚣张跋扈的傅悦,也有害怕的时候啊。

  这种想法,让他心里舒服很多,阴霾也散去了很多,好像无名火,有了发泄的出口一般,他按紧了傅悦的后脑勺,让嘴唇和嘴唇之间压的更紧。

  他的气息也狂暴起来,非常的热,朝着她涌过去。

  傅悦呼吸之间,又都是他的气息,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,推着周千煜,周千煜纹丝不动的。

  靠。

  她的心里有两千头草泥马吐着舌头崩腾而过。

  周千煜就是想要让她恐惧,让她害怕,让她不喜欢,不开心,她要是表现出恐惧,害怕,不开心,他就开心了。

  她才不要。

  她松开了抿着的嘴唇,猛的,把周千煜推到了餐桌上面,像是野猫一样,爪子爬到了他身体的两侧,勾起嘴角,很是邪魅和坏痞,直勾勾地锁着他,“你吻的我都有反应了,怎么样,就地解决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