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明廷

第七百四十四章 前人后人(完本)

明廷 官笙 17346 2020-06-23 08:29

  周正目送孙传庭西去,好一阵子才转身上马车。

  马车外,刘六辙骑着马,一直没有说话。

  周正掀开帘子,道:“你今天很奇怪啊。”

  刘六辙一愣,旋即嘿笑着道:“我猜到孙阁老与二少爷说什么了。”

  周正哦了一声,沉默片刻,道:“都是这么想的?”

  刘六辙瞥了眼四周,小心的凑过来,低声道:“二少爷,你也别怪他们。咱们做的事情,虽是千秋之事,却也冒着太大的干系。将来某一天,被秋后算账几乎是必然的。他们所想的,无非就是拖一拖,将事情都夯实了。清算我们可以,但事情不能推翻,不能像宋朝那样。”

  宋朝的改革,可以说是翻来覆去,这个皇帝改,那个皇帝推翻,三翻四次,将宋朝弄得党争不断,耗尽国力。

  周正暗吸一口气,拉上窗帘。

  刘六辙也没有再说,他知道,他家这位二少爷向来重情重义,要他卸磨杀驴,赶走卢象升,做不到。

  周正回了城里,来到办法,虽然在做事,孙传庭的话却一直萦绕在耳旁,令他神思难属。

  到了晚上,周正刚要下班回家,卢象升忽然提着酒,少有的笑呵呵的堵着周正道:“定国公,今夜月色正好,喝一杯?”

  卢象升入京后,一直回避着周正,对于朝政也寡言少语,今天这样的热情,周正还是第一次,让他想到了当年在西安府两人的初见。

  卢象升也这样提着酒,两人抵足而眠,聊了一整夜。

  周正顿时笑容更多,揽着他的肩膀,道:“走,去我府上!”

  卢象升当即道:“那就不能只带酒了,路上再买几斤牛肉。对了,我记得你喜欢吃烧鸡,买几只!弟妹的手艺好,请她做两盘。”

  周正见卢象升前所未有的热情,心里忽然微动,笑呵呵的应着道:“好,走!”

  两人肩并肩的出了内阁,离开内阁大院,一路上不知道引来多少目光。

  卢象观跟在两人身后,看着两人的背影,表情有些默然,不像以往那么多的话。

  周正与卢象升突然的动作,在内阁大院引来不知道多少目光,又有多少忐忑。

 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四处乱转,传播不知道多远,多少地方。

  周正与卢象升并无所觉的离开了内阁大院,来到街上,亲自买菜,一路上说说笑笑,从相见之初开始谈,这些年的兜兜转转,话语几乎就没有停过。

  到了周府,两人一边解开包装,一边犹自说个不停。

  卢象升道:“当初你不知道,我在牢里看似无味挖掘机,实则也怕得很,身前身后,都得顾及啊……”

  周正撕开烧鸡,直接拿出一只肥嫩大腿,狠狠咬了一口,又喝了口酒,忍不住的道:“舒爽!当初啊,我在先帝面前力保你,立了军令状的,我当时就想着,大明不能没有你,怎么也得保住,跟你说句实话,我当时还花了不少银子给内监……”

  卢象升见周正毫无顾忌的喝他带来的酒,眼神笑意一闪,也撕了个鸡腿,咬了一口,喝着酒,嘴里有些含混的道:“我知道,家里几个兄弟一直都念叨,说要凑银子还给你,我说还了显得生分,哪知道,这笔银子没还,以后就没有还的清的时候了……”

  周正挥着鸡爪子,道:“平心做事,不求回报。你这些年替我南征北讨的,又受了多少委屈,从来没向我提一句,咱们,贵在交心……”

  卢象升咽了一口,道:“说得对,他们不懂,来,喝酒……”

  两人喝着酒,吃着肉,当真是爽快。

  而不远处则围满了人,周方,上官清,刘六辙,丁琪,卢象观多多少少有十多人!

  周方沉着脸,自语的道:“我很久没见征云这么开心了。”

  上官清则有些担心,道:“他好像有些喝醉了。”

  倒是刘六辙好像看出了什么,转向卢象观。

  卢象观默不作声,欲言又止。

 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,周正,卢象观酒足饭饱,对视一眼,哈哈大笑。

  卢象观半躺着,双手抱腹,看着周正感慨道:“我一直想,我当初要是死在狱里,或者放出来,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?战死沙场,或者死在牢里?千里马常有,伯乐不常有。征云,当初西安府那一夜,当真是命中福寿禄。”

  周正打着嗝,道:“我家婆娘在,不要说这样奇奇怪怪的话。”

  不远处的上官清听着清楚,眉头轻轻皱起,神色不善。

  没有人因为周正这个玩笑而笑,包括卢象升。

  卢象升抬头看了看黑下来的天色,道:“自古以来,事事两难全,你我的情谊与这朝政是格格不入。倒也并非是权力作怪,而是你站得太高,走的远,我隔得太远,来的太迟了。”

  周正满脸的酒红,好像喝醉了一样,道:“越说越奇怪,外面的人都说我不纳妾是惧内,你不要再给制造谣言了。”

  卢象升没有理会周正的插科打诨,看着周正沉默了好一会儿,忽然道:“杨嗣昌已经围了台湾,虽然有些难打,但最迟明年中应该能打下来。蒙古那边问题应该也不大,建虏被灭,漠南以及漠北臣服是必然的。剩下的,就是一个吴三桂等人了。”

  周正见他终于说到今天的正题,看着他,沉默不语。

  卢象升伸手,摸了摸头顶,叹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马放南山,但用得着我的地方也不多了。给我五万人,我去云南,给你将他们扫灭,咱们就算两清了。我回乡著书立说,实现我另一个愿望。”

  周正看着他,语气平静道:“他们说的,做的,不代表我的想法。”

  卢象升一笑,道:“我知道。不然你不用将我抬入阁,不瞒你说,当初我是拒绝的,后来想着或许还能做点事情,我毕竟也是进士及第。后来发现,我居然做不来。现在也不瞒你了,元辅找过我。皇上私底下也派人对我威逼利诱。而且,你的人里面,也并非铁板一块,我从那些话里能猜到,有些人的心思与你不一样的。”

  周正听着他的话,知道他去意已决,或者,在内阁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  周正沉默良久,轻轻一叹,道:“我知道。我也知道你应该也是倾向于我将来某一天还政于皇上的。那样才能保持社稷的稳定,大明的长盛久安。”

  卢象升看着他,道:“不是我,应该是绝大多数人。你看看你身边的那些人,或许他们眼下是跟着你变法,意志坚定如铁,可将来某一天,他们或许也会突然发现,还政于皇上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他们不会允许你做皇帝的,也不会允许你们周家出一个曹丕,我大明不是汉末三国。”

  卢象升这是推心置腹了,说了一些别人不敢说,却又都知道的话。

  周正拿起酒杯,有些艰难的喝一口,道:“在世二十年,顾身后十年,再十年就鞭长莫及了。”

  卢象升审视着周正,笑道:“我都要走了,你能不能透露一下,你将来到底怎么打算的?这些事情,可都是你藏着掖着搞出来的。”

  周正看着他,沉默了好一阵子,道:“这件事,要么二十年后再说,如果我活不到二十年后,就在我死之前来问我。”

  卢象升目光深深,道:“看来,你这个想法也是不容于世的。”

  周正一笑,道:“也不是,只是需要些时间。”

  卢象升会意的点头,忽然道:“今晚我跟你睡。”

  周正嘴角一抽,叹气道:“你是非要给我制造谣言啊。”

  上官清已经懒得听了,转身走了。

  周方等人也无声的离开。

  周正与卢象升同时站起来,勾肩搭背的,犹自说笑着,回忆起在西安府时候的那一晚。

  周正与卢象升突然爆发的热情,亲密,在京城上下掀起热议,同时有不知道多少人惶惶不安,似乎预感到了什么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阁臣卢象升主动请缨,前往云南征讨叛逆吴三桂,唐通等人。

  内阁批准,将云南,福建,广西三地兵马尽归他节制,由他择机征讨。

  京城自然是一番舆论地震,不知道多少人或明或暗的指责周正排斥异己,卢象升是周正逼走的。

  周正懒得理会,送走卢象升,继续埋头做事。

  纷纷扰扰之下,很快安和三年渐渐尾声,即将步入安和四年,历史上的崇祯十七年。

  周正要忙的事情更多了,除了年终总结以及明年的规划,还有‘议政会’的事情。

  议政会暂定为每省二名‘议员’,内阁另外可以指定十人,内阁阁臣,尚书自动兼任议员,皇帝可以只认五人,每名总兵可以举荐一人等。

  总数加起来,七十五人。

  在年近尾声的时候,周正还忙着给这些人上课。

  在内阁大楼不远处的一个联排的房子里,周正敲着黑板,看着面前的三十多人,道:

  “第一步,立法。今后的立法工作以及权力,应该在议政会,术业专攻,议政会要学习怎么立法,你们代表的是全国百姓……”

  “第二步,你们的工作是审计,审计朝廷的各项支出,是否合理,是否调配得当,也包括复核,是否用到实处,有无贪污,克扣等……”

  “第三步,对国政的谏言,朝廷各项政策,计划,要进过充分的讨论,取得最大共识……”

  “第四步,对各级官员的弹劾,复核……比如,朝廷出现重大的事件、人事抉择,需要议政会投票决定……”

  “第五,议政会对内务,外事都将有一定的话语权……”

  “第六……”

  “第七……”

  周正指着小黑板,一边写,一边说着。

  下面三十多人,埋头记,并且心里也在激动的思索。

  这么大的权力,谁人能不激动!

  他们一边听,一边记,还在思考。

  他们也都知道周正刚才的‘骑马看路’的意思,一切还得边走边看,不断完善。但即便是这样,既定的一些权力已经足够他们垂涎三尺了!

  周正不断的讲着,不远处的门旁还有不少人在旁听,包括首辅钱谦益等内阁要员。

  半个时辰后,周正讲完,对着一群人道:“都是想法,想要付诸实施,还需要仔细的研究。议政会的详细章程,内阁六部已经草拟的差不多,年后第一件事,就是召开大会,认真的定下来,议政会开始工作。争取三到五年,可以初步完善,十年左右,成熟运用……”

  一群人纷纷站起来,抬手而拜道:“谢定国公教诲。”

  而今的周正,有资格叫别人一些东西,无关乎他的秀才功名了。

  周正从侧门走了,三十多人三三两两,窃窃私语的离开,犹自兴奋莫名。

  钱谦益看着周正走了,面无表情的也往回走,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范文景一闪而过,心里一动,忽然喊道:“范侍郎。”

  范文景本想去户部,听到喊声,转头看到钱谦益,顿时一怔,只好过来,抬手道:“见过元辅。”

  钱谦益看着这个周延儒的关门弟子,眼神动了动,道:“范侍郎,周阁老近来可好?”

  当初骤然等人被杨嗣昌,李恒秉等人联手搞下台,几乎所有人都走了,唯有这个范文臣被周正留下。

  一来,为了人心,二来,这个范文景确实是个可用之才。

  范文景将钱谦益也当做是逼走周延儒的凶手之一,神情平淡道:“家师身体硬朗,有劳元辅挂心。”

  钱谦益仿佛看不出范文景的疏离表情,故作沉吟片刻,道:“你对这个议政会怎么看?”

  范文景神色不动,对这个议政会也深为了解,将会对内阁,尤其是首辅起到很大的制约。

  他自然不会说,道:“定国公思虑深远,这个议政会会极大的遏制党争,重新架构,平衡朝局。”

  钱谦益可不想听这个,道:“你们就没有别的想法?”

  范文景听出来了,钱谦益是想探听他老恩师周延儒的想法,以此借机做什么,淡淡道:“自然是全力支持定国公变法,我大明唯一的出路,就是变法。”

  钱谦益也不会将范文景当做傻子,笑着道:“你说着议政会会遏制党争,我怎么觉得这个议政会会成为最大的党争地方,我听说,你们在里面安插了不少人?”

  范文景现在是工部侍郎,与钱谦益有些不耐烦,道:“元辅,到底有什么指教?”

  钱谦益没了笑容,道:“这个议政会,从头到尾可都没有提及到皇上,周阁老就真的没有半点想法吗?”

  不管是什么事情,在这个时代,‘皇帝’终究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。

  范文景直接道:“元辅有什么话,为什么不直接与定国公说?”

  钱谦益呵呵一笑,道:“范侍郎要是有什么新想法,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

  说着,钱谦益就走了。

  范文景看着他的背影,眉头皱了又皱。

  忙忙碌碌,很快就过年了。

  周府这一年极其热闹,几个亲家都来了,外加孩子们也长大,着实是热闹。

  上官烈的事情还是没有摆平,上官家已经不管他,任由他去。

  倒是第三代的婚事,成了三家主要认真考虑的事情。

  周方的长子长女,周德悭,周景瑗都到了议亲的年纪提亲的不知道多少,但周家非比寻常,一直没有定下。

  周德悭没心没肺,一心要建功立业,倒是十六岁的周景瑗,听说在外面与一个书生悄悄有联络,却又瞒着家里人。

  为这事,周丁氏没少与周方争吵,官司也打到了周清荔面前。

  周清荔与长孙女密谈了一次后,就没有再管。周丁氏气的又只能跟周方吵,要周方管教女人。

  后来,这件事就到了周正身前,周正见老爹都不管,他还哪能管大侄女的情事。

  但又由不得他不管,元宵节未过,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出来消息。

  皇帝朱慈烺要宣召周景瑗入宫,册封为皇后。

  这件事立刻在朝野激起巨大动荡,无数反对声起。

  从祖法对立后的规则上,以及周正的特殊身份,反对声无比的强烈。

  周家人向来反对纳妾,周清荔,周方,周正都没有纳妾,自然也不同意将后代送入宫里,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!

  于是乎,不管真假,周清荔将一家人叫到跟前,面无表情的商议。

  周清荔,周方,周正,周丁氏,上官清,周景瑗,周德悭,周德慎,周德恪一家子都在。

  周景瑗跪在地上,咬着嘴唇,没有说话,却泪流不止。

  周方,周正则拧着眉头,没有说话。

  其他三个孩子似乎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抿着嘴,肃色的没有往常的皮闹。

  周丁氏沉着脸,拿出了周家大儿媳的姿态,语气几乎撒泼的看着周清荔,周方,周正三人道:“我不管你们怎么想,打的什么主意,我女儿绝不能入宫!”

  周方看了她一眼,道:“没人说让景瑗入宫。”

  周丁氏冷哼一声,道:“想都别想。”

  周清荔心里也有怒意,看向周方,周正两兄弟,道:“我的态度你们应该知道,景瑗入宫,对她,对我周家都是祸非福,我不同意。”

  周方见一家子没人理解他,有些厌躁的道:“我没这个想法。这件事摆明是皇上的试探,加上有心人的挑唆。”

  周清荔看向他,道:“别当我不知道,官场上那些事情,我比你们懂!”

  周景瑗真的要入宫为后,周家的地位以及未来几十年,或许将无人可以撼动!

  周方越发烦躁,转头向周正,没好气的道:“你惹出的事情,你来说!”

  周正正喝水,道:“这关我什么事情?你女儿,你自己决定。你要是跟皇上说你不同意,他还敢来我们周家抢人不成?”

  周景瑗一听,泪眼婆娑的看向周正:“二叔……”

  看着从小在他跟前长大的大侄女泣不成声的模样,周正一阵心疼,上前扶他起来,道:“没事,二叔还在,没人能欺负你。”

  周景瑗抿了抿嘴,哭腔的连连点头。

  周方看着周正表现了,哼了一声,道:“你就说现在怎么办?宫里要是下旨了,你还能公然抗旨吗?”

  周正刚要说话,刘六辙忽然敲门。

  刘六辙就在周家长大,不是外人,进来后,他在周正耳边低语了一句。

  周正眉头挑了挑,看着一家人道:“有办法了,我这就进宫去。”

  众人见周正终于肯说话,这才松口气。

  周正除了周府,坐着马车,直奔皇宫。

  在宫门口,有一辆马车已经在等着了,马车里,坐着面无表情的布木布泰,也就是孝庄。

  孝庄听着周正的马车到了,犹豫了下,慢慢下了马车,在周正马车前行礼道:“布木布泰见过定国公。”

  周正在马车里坐着不动,淡淡道:“你要这个名分?”

  布木布泰神色平静,躬身低头,道:“还请定国公成全。”

  周正道:“上车,随我进宫。”

  布木布泰应着,双手小心的扶着小腹,转身上了马车。

  两辆马车,在一群锦衣卫的护送下,径直前往乾清宫。

  周正现在每个动作都不知道引来多少人注意,何况是十分敏感的皇宫内。

  朱慈烺听到周正进宫,神色有些慌乱,却又很快镇定,坐在乾清宫偏殿静等着。

  周正带着布木布泰,来到乾清宫偏殿。

  朱慈烺看着布木布泰,脸色大变,俨然知道事情败露,沉着脸,看着周正没有说话,心里忍不住的恼火。

  周正行过礼,淡淡道:“陛下,布木布泰有孕了。”

  朱慈烺双眼大睁,有些惊愕。

  布木布泰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  朱慈烺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,有些呐呐的道:“定国公想要怎么处置?”

  周正道:“天家血脉怎么能遗野,布木布泰进宫吧。”

  朱慈烺连忙道:“可是,她的身份……”

  布木布泰的身份确实尴尬,不止是曾经的清国太后,还是降明的‘功臣’,朱慈烺再怎么样,也有些欺负人家的嫌疑。

  周正背着手,目光冷静,道:“历朝历代并不鲜见,陛下不用担心,内阁来安排。这之前,还需要立后,内阁会与宗人府为陛下选定中宫,陛下就不要费心了。”

  朱慈烺听出了里面的警告,当即道:“朕对周小姐是一见倾心,并没有……”

  周正直接摆手,道:“陛下,一见倾心抵不过两情相悦,那位秦公子还请陛下放出宫吧。”

  朱慈烺见周正打定主意不给他们之间缓和关系的机会,沉着脸,没有再说话。

  周正说完这些,径直转身。

  他心里已经决意让这位皇帝做个象征,对于他的小动作容忍再三,已经失去耐心。

  “六辙,丁琪,封锁内廷,乾清门以南,对民众开放。”周正出了门就说道。

  刘六辙,丁琪都知道,周正被朱慈烺激怒,这是要彻底的将朱慈烺圈禁在后宫里,闻言纷纷应命。

  偌大的皇宫,随着周正的命令,禁卫,内监,宫女纷纷收拾,向后移,原本外廷,包括内阁等所在,全部在打扫,清理。

  各处入口的门也在修缮,维护,准备向民众开放进出。

  驻车流量听到消息后,在乾清宫里是怒喝大骂,砸了不知道多少东西。

  但令人惊奇的是,在布木布泰的三两句言语下,居然将朱慈烺劝说住了,并且传旨给内阁,要求内阁做好这件事。

  周正听到,也是对布木布泰刮目相看,却也没在意,同时也要求钱谦益做好朱慈烺选后,大婚的事情。

  摆平了宫里的纷纷扰扰,周正坐镇内阁,召集十八省总督,以及其他相关机构,制定了全国的剿匪计划,力争用一年时间,基本消灭全国匪患!

  其他各部门也再次掀起浩大的行动,触角遍布大明全国,包裹了村镇一级。

  在周正的死命令以及强有力的监督下,全国的一致行动如同泰山压顶,覆盖到了全国。

  刚刚到七月,全国各地剿除匪患的报告到周正桌上,大大小小山头七百多个,匪徒超过五万人!

  其中牵扯到的官吏,乡绅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朝廷各部加上各省各府,加强推动‘变法’,尤其是‘土改’,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,得到了长足的进步,尤其是南直隶,几乎完成了近八成的任务!

  各级体制的改革,也在有序进展,朝廷的手,终于深入了村镇一级,各种各样的机构驻扎在村镇一级,试图打破千年藩篱。

  到了七月,周正从江西回来,孙传庭也从甘肃镇回来,都带回来好消息。

  孙传庭更为高兴一点,喝了口凉茶,道:“蒙古各部落的情况不容乐观,外敌虎视眈眈不说,内部也是倾轧不休,漠南,漠北,漠西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。他们这次所谓的‘结盟’其实就是想要稳住后方,或许还想得到一些助力……”

  这一点周正不意外,笑着道:“这是第一步,他们可能只是试探,等有机会,狠狠打一次,打的他们畏惧,逼着他们臣服。”

  孙传庭这一趟是开了眼界,道:“再等一两年,他们的情况也需要发酵。不过,漠西似乎认准了漠北,蠢蠢欲动,漠北就没有什么兵力,他们一倒,科尔沁那边也够呛。”

  周正道:“暂时盯着,不用管,等他们求上门。对了,秦良玉跟你说了?”

  孙传庭点头,道:“她说她年纪大了,做不了什么,请求致仕。”

  周正也收到了秦良玉的私信,思索片刻,道:“给她最高的待遇,加封国公,荣宠三代。”

  孙传庭有些诧异,旋即就道:“嗯,倒也配得上。”

  周正与孙传庭喝着茶,聊着西北的事情。

  孙传庭这次一去一归,是安了周正也安了大明上下的心。

  西北暂时稳定,那么,他们的目光就慢慢的转向了南边。

  孙传庭看着周正,道:“军情处那边的情报我已经看过了,杨嗣昌围住了尼德兰人最后的一个据点,但久攻不下,只能围住。”

  周正抱着茶杯,道:“嗯,确实有些不太好办,但也就是时间的问题。也不要担心杨嗣昌再出什么幺蛾子,他不会的。”

  孙传庭倒是没有怀疑杨嗣昌什么,想了想,道:“是我小看卢象升,小人之心了。”

  周正看着他,笑着摆了摆手,道:“那夜卢建斗夸了你不少,说你能文能武,是帅才。”

  孙传庭微笑,道:“有机会,我去当面赔罪。”

  周正点点头,心里磊落的人才能相交,道:“你对吴三桂等人怎么看?”

  孙传庭也拿起茶杯,若有深意的看了眼周正,道:“我认为,我们不能把所有事情都做了,有些事情,要留给后辈。”

  周正眉头挑了挑,旋即会意的笑了起来。

  两人相视而笑,拿起茶杯喝茶。

  好一阵子,周正看向外面的天空,目光幽幽的道:“今年是甲申年,对我来说是特殊的一年。”

  孙传庭一怔,想着朝中大小事情,附和着道:“该铺垫的都铺垫好了,下面,就是劳心劳力的推动,也算特殊了。”

  甲申年,明亡的一年,史称‘甲申国难’。

  没有人能体会周正的感受,轻轻一笑,道:“罢了,就像你说的,交给后人吧。”

  孙传庭见如此,顿时接话道:“世子殿下?”

  周正眉头一挑,道:“再说吧。”

  他虽然打定主意君主立宪,但未来的首辅,他得做十年,下一任他得看着十年,再二十年,他就顾不及了。

  谁又能望穿千古,把空一切?

  那就交给后人吧。

  他这个前人能做的,已经都做了。

  ——

  完本。

  给大家道歉!

  深深的鞠躬!

  这本书没有写好,也没有写完整,我跟大家一样是失望的。

  本来还想再写三十万左右的,可是发现写不下去了。

  深刻反思之下,这本书之所以没有写好,并且拖拖拉拉,主要有两个原因:第一个,是独断有点成绩,这一本明廷却没有起色,落差之下,心态崩了,调整不过来。第二个,就是没有从独断的框架里走出来,这本明廷写着会不受控制的向着独断的方向走,每次发现都已经迟了。

  一个心态崩,一个跳不出固有思维,这都是我的错。

  小官对不住大家!

  新书《宋时风流》,写的是宋朝皇帝的故事,没敢再写明,就是希望能跳脱出来,写出不一样的故事。

  小官打磨了几个月,希望能用这本来弥补大家的失望,这一本也定然好好写下去。

  在这里肯定的说一句,《宋时风流》,绝不会在三百万字内完本!

  谢谢大家的支持与陪伴!

  敬

  官笙

  2020.05.09.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